第一百四十九章 咕噜

卖报小郎君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全本米乐·(M6)官方网站|APP下载网 www.yikouyy.com,最快更新灵境行者最新章节!

    温热的脏器,搏动的心脏,凄艳的鲜血,哗啦啦的流淌于地,深深映入张元清的眼睛,映入他的脑海。

    他知道这趟地宫之行非常危险,知道大家随时可能会死。

    但看着赵城皇死在眼前,仍让他难以接受,各种情绪翻涌,愤怒、惊愕、恐惧,以及……愧疚。

    尽管行动之前,他就反复提醒行动的危险;尽管大家都是成熟的灵境行者,见惯了死亡,但赵城皇的死,依然和他有巨大干系。

    因为队友是他挑选的,是他引着赵城皇踏上这条死路的。

    这一幕同样映入回过{82.中.文.网.首.发.更.新}神来的孙淼淼、天下归火和夏侯傲天眼中,一股巨大的寒意在众人心里升起。

    6级?!

    一剑秒杀赵城皇,这具巨型兵俑的战力,毫无疑问,达到了圣者阶段的巅峰。

    但应该没到主宰,不然现在死的就不只是赵城皇,而是所有人。

    “十一。”

    张元清咆孝一声,彷佛受了刺激,纵身跃起,擂鼓紫金锤砸向巨型兵俑的脑袋。

    他速度极快,宛如弹动强壮后肢的蚱蜢。

    残影一闪,便扑至巨型兵俑眼前,擂鼓紫金锤奋力砸下。

    巨型兵俑偏了偏脑袋。

    “彭,卡察”

    擂鼓紫金锤砸在了右肩,砸出细密的裂缝.

    遭受攻击的巨型兵俑挥动手臂,青铜剑横扫,快如闪电。

    张元清身躯腾空,避无可避,电光火石间,又来不及施展星遁术。

    剑光一闪而逝,伴随着灰蒙蒙光晕破裂,戴在胸口的不屈者护镜被削成两半,直接损坏。

    张元清的身躯溅起夸张的水花。

    他本该被一剑斩断,阴阳法袍救了他一命。

    当然,也正是因为有这件道具,他才敢冒险。

    飞溅的水花瞬间回归,恢复成血肉之躯,张元清心里一寒,怒火顿消,来不及心疼道具,连忙施展星遁术。

    他化作星光,于牌坊下方凝聚,持握擂鼓紫金锤的右手,虎口龟裂,鲜血长流,小臂骨裂。

    这让他提前结束了小南瓜的使用时间。

    擂鼓紫金锤的共振功能,作用在敌人身上的同时,也作用在主人身上,因此只能使用十分钟。

    超过十分钟,身体会在共振状态下化作齑粉。

    如今小臂骨折,若再使用擂鼓紫金锤,整条手臂会当场报废。

    张元清一眼扫去,恰好看见银瑶郡主被长矛高高挑起,看见孙淼淼和天下归火横飞出去,前者右臂扭曲,后者胸部凹陷。

    队伍瞬间大败!

    这时,他听见身后传来赵城皇凝重的声音:“你太冲动了,如果不是有这件袍子,现在已是个死人。”

    扭头看去,正是黑衣黑裤的赵城皇。

    “你没死?”

    张元清又惊又喜,再看向原地的尸体,温热的内脏和凄艳的鲜血,变成了一地的黑灰。

    看着元始天尊欣喜的神色,赵城皇脸色罕见的柔和,“太爷给了我一件替死道具,巫蛊师职业的消耗品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面皮抽搐的补充道:

    “价值三千万的消耗品……”

    这样的道具,未来很长一段时间他都不可能再拥有,等于白白交代了一条命。

    反正没死就好!

    张元清立刻朝着银瑶郡主等人高喊:“赵城皇还活着,先撤退”率先化作星光遁走。

    天下归火、孙淼淼和银瑶郡主都有遁术,说走就走,没有遁术的夏侯傲天,早已背上喷气式背包,纵身跃下百米高的汉白玉高台。

    这伙残兵败将没敢回头,屁滚尿流的逃回水潭边,见两具兵俑没有追来,这才驻足歇息。

    “你太爷哪里搞来的替死道具,我让爷爷也弄一件。”尽管有伤在身,但孙淼淼满脸开心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赵城皇实话实说。

    两人口水话对答间,张元清取出山神权杖,治疗天下归火、孙淼淼的伤势,然后单掌按在银瑶郡主肩膀,渡入太阴之力温养。

    “那两件兵俑是6级,而且极可能是6级巅峰。”夏侯傲天焦急的来回走动,“这不是我们能对付的,跑路吧。”

    孙淼淼不甘心,道:“四千八百万就这样砸水里了么,不,砸兵俑里了吗。”

    夏侯傲天嘴角一阵抽动,心痛到难以呼吸,怒道:“别提这件事”

    天下归火盘坐在水潭边,缓缓道:

    “我损失了一件圣者品质的道具,夏侯傲天损失四千八百万,赵城皇损失一条命,元始天尊损失一件道具.

    “如果这时候放弃,你们甘心吗,反正我不甘心。”

    夏侯傲天抓狂:

    “都说了不要再提钱,八千万我还没还,现在又欠四千八百万,我什么都没得到,却欠了家族1.2亿。

    “可是不甘心又能怎样呢,6级杀你们,就像屠狗一样简单,而且它们身体里的息壤含量更高,无论打碎多少次都会重组。

    “走吧,欠钱总比没命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主角吗,主角就这么怂?”孙淼淼说。

    “主角才要审时度势,没脑子的都死了,不配当主角。”夏侯傲天嗤之以鼻。

    正争执,忽然一记响亮的巴掌,打断了众人。

    循声看去,只见元始天尊右脸颊高高肿起,他被自己的阴尸扇了一巴掌。

    “你搞什么鬼?”夏侯傲天气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,打一巴掌,提提神。”张元清随口敷衍。

    默默与银瑶郡主拉开距离。

    他挨打是有原因的,短时间内两次使用山神权杖,欲火灼身,越来越觉得郡主眉目清秀,秀色可餐,于是没忍住,摸了银瑶郡主的胸和屁股。

    正想贴上去蹭一蹭,就被一巴掌扇清醒了。

    很痛,但欲火消了不少。

    短时间内不能再使用{82.中.文.网.首.发.更.新}山神权杖了,不然就不是一巴掌能扇清醒的,那时我大概会用强,然后说:魔君可往,我亦可往。

    然后队友们就会看到元始天尊被自己阴尸追杀的场面,当然,猫王音箱至今都没播放郡主和魔君的往事,我也不清楚魔君到底有没有赶尸…….张元清心里滴咕。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孙淼淼显然不太相信这番说辞,她凑过来,审视着银瑶郡主:

    “你这个阴尸不简单呀,我刚才看她施展星遁术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道具的作用。”张元清扯谎,然后迅速岔开话题,道:

    “刚才我注意到,两具兵俑比台阶上的兵俑高级,拥有技能,但不齐全,这是好事,如果是正儿八经的六级巅峰,咱们可以选择撤退了。

    “要摧毁那两具兵俑不难,我们有大炮,以及我的雷暴炮,破坏力是够了,难的是如何阻止它们复原。赵城皇,你的收纳盒能镇压那两具阴尸吗。”

    赵城皇摇了摇头:“更大的可能是收纳盒破损,然后所有兵俑一起冲出来。”

    这就难办了啊,就刚才那具兵俑的攻击力来看,阴阳法袍的阵法,困不住它俩,小红帽虽然自带空间,可小红帽也收不走比自己位格更高的存在,八尺镜虽然是主宰道具,但功能不是封印……

    张元清一时犯难。

    他们中,没有镇压6级的极品道具。天下归火说道:

    “夏侯傲天,你是方士,这方面的难题该由你来解决。”

    大伙心说,这锅甩的好。

    “容我想想,容我想想····”夏侯傲天皱起了眉头,拍到脑袋,自言自语般的分析道:

    “它们几乎不会被杀死,它们有灵魂,但灵魂均匀分布在躯壳里,由息壤温养,夜游神的手段很难对它们奏效。

    “咱们应该没有封印、镇压6级圣者的道具,想要以弱胜强,就必须另辟蹊径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说?”众人精神一振,心说这家伙虽然有严重的性格缺陷,但专业素养还是值得肯定的。

    “利用五行生克的原理,息壤虽然是至高材料,但依然要受到木属性力量的克制,所以,理论上说,我们只需要有品质足够高的兽王道具,就能克制它们,嗯,功能必须是植物系的。”夏侯傲天说:

    “比如,让息壤长满植物,植物会吸收、吞噬息壤的力量,从而弱化它们。”

    “山神职业的可以吗,植物系的。”张元清说。

    他倒是有一件兽王手镯,可这件道具的品质属中上,而且功能也不是植物系。

    “重点不在于植物,而是能吸收息壤力量的植物,山神是土怪职业的,催生出的植物没有这种力量。”夏侯傲天说。

    “啊,我有!”大眼睛的孙淼淼举起手,“我有鬼脸藤的种子,是百花会的大长老培育的种子,它们落地就能生长,嗜血成性,擅长束缚敌人,我兑换它们,本来是为了弥补星官欠缺群体攻击技能的短板。”

    百花会和太一门关系最亲近。

    赵城皇澹澹道:“鬼脸藤的品质不足以压制6级的兵俑。”

    “不,可以!”张元清眼睛一亮,“我的山神权杖可以异化植物,让它们获得巨大的增幅,当然,这还不够,以兵俑的实力,鬼脸藤刚生长出来就会变清理掉。所以我们要在打碎兵俑后散播种子。”

    鬼脸藤对付不了完整的兵俑,但对付满地的碎渣应该问题不大。

    夏侯傲天勐地击掌:“可行!”

    于是,在制定详细的制敌计划后,一行人再次踏上征程,夏侯傲天雄赳赳气昂昂的前头带路,天下归火和赵城皇抬着沉重炮台,落在最后。

    走在中间的张元清心想,猫王音箱如果在这里的话,肯定会播放惊心动魄的BGM助兴。

    可惜它不在。

    此时,他身披阴阳法袍,脚穿后土靴,颈戴幸运项链、双手戴疾风者手套,手持紫金盾。

    重新返回长生殿前,两尊高大的兵俑静静伫立在殿门前,驻守着空荡荡的寝宫,如同过去无数岁月那样。

    冬!

    大炮基座重重落下,发出沉闷的响动,整个地面一震。

    同时,那尊兵俑扭过头来,望向这群手下败家,震荡出精神波动:

    “擅闯始皇帝寝宫者,杀无赦!”

    又是震慑!

    等级压制下,孙淼淼等人不可避免的意识震荡,陷入呆滞。

    只有张元清,在震慑来临前,屈指点在额头。

    霍然间,蓝色的颜料浮现,以额头为源点,迅速扩散整张脸。

    黑白二色,于眼部、嘴部勾勒出一张桀骜不驯,永不屈服的脸谱。

    蓝脸,耐力提升50%,豁免三次精神类攻击。

    抗住震慑技能后,张元清望着化作残影奔来的巨型兵俑,不慌不忙的抓住披在肩膀的阴阳法袍,抖手甩向天空。

    水火大阵降临,将双方攘括在内。

    火阵中,升起一尊赤色陶土人,手持紫金盾,迎向巨型兵俑,嘴里哇哇大叫:

    “你的死期到了,我们有了详细的计划。”

    另一边的漆黑陶土人,双手戴着疾风者手套,掀起虚幻的海浪和狂风卷向长矛兵俑。

    它成功抵挡了对方两秒,然后被一矛刺穿,哗啦啦爆碎。

    赤色陶土人身后阴气涌动,身穿嫁衣的鬼新娘扑向青铜剑兵俑,试图阻止它的突进。

    但她刚刚附身,便被弹了出来。

    双方位格相差悬殊,无法附身。

    持剑的兵俑奔至,朴实无华的一剑斩下。

    火焰陶土人举起紫金盾。

    格拉~

    一阵让人牙酸的金属扭曲声里,紫金盾直接被削去半块,火焰陶土人半边身体爆碎。

    这时,铺天盖地的火焰自赤色陶土人身后掀起,浑身燃烧的天下归火,从陶土人头顶掠出,一记冲拳砸向兵俑面门。此刻,在暴怒者和火焰大阵的加持下,爆发力直逼4级巅峰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烈焰层层叠爆,在兵俑脸部炸开,三米高的身躯一阵踉跄。

    强大的反弹力量让天下归火倒飞了出去,右臂骨头折断。

    在他倒飞出去的同时,孙淼淼手持一根阴气缭绕,由灵仆凝成的虚幻长鞭,大步奔出,扬起手臂,雪白皓腕狠狠一抽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长鞭抽在了兵俑的脸部,抽的它身躯一僵。

    打神鞭能打一切有灵魂的事物,只是兵俑的灵魂均匀分散在息壤身躯里,效果会大打折扣,但孙淼淼要的就是短暂的控制。

    “闪开!”

    夏侯傲天大吼。

    张元清等人的攻击,为他创造了瞄准的时间。

    孙淼淼和天下归火同时施展遁术,而赤色陶土人则奋不顾身的扑向三米高的青铜剑兵俑,抱住了它的双腿——

    陶土人的身高,恰好能抱到这个位置。

    下一秒,宛如微缩太阳的金色火球,呼啸着撞在青铜剑兵俑身上,接着是第二枚。

    金色的光芒层层叠叠的翻涌着,肆虐着,两具人偶率先撕裂,然后是阴阳法阵构筑的壁垒。

    在主宰级能源包加持的{82.中.文.网.首.发.更.新}炮击中,阴阳法阵壁垒的第一次,就这样献出去了。

    半空中的法袍缓缓飘落,覆盖在张元清身上。

    赵城皇指尖弹出乌黑锋利的鬼爪,皮肤转为青黑,一根根青筋暴突,磅礴的阴气化作寒霜,凝结于地面。

    他化作星光消散,出现在长矛兵俑身后,双手勐一划拉。

    细沙碎石纷纷落下。

    长矛兵俑回身直踹,正中赵城皇胸口,瞬间将他踹飞出去。

    它刚欲追击,手持山神权杖的银瑶郡主从天而降,藤蔓交织的木杖竖噼,空气发出尖啸。

    兵俑横起长矛。

    当!

    银瑶郡主震飞出去,长矛兵俑亦是连连后退。

    郡主本身的位格,加上山神权杖的怪力加持,勉强与这尊可怕的兵俑斗了个平手。

    赵城皇杀了回来,陪着银瑶郡主缠住长矛兵俑,有了兽王手镯的平衡、灵活、力量增幅,有山神权杖的怪力加持。

    他惊讶的发现,元始天尊的这具阴尸,竟能勉强充当起主力。

    好强,元始天尊哪里弄到的这具阴尸……赵城皇一阵羡慕,旋即压下不合时宜的情绪,专心辅助。

    肉身回归的瞬间,张元清冲着不远处喊道:

    “赵城皇,后退,我要施展异化了!”

    他这是在提醒赵城皇,要撤回阴尸了。

    此时,金色光焰散去,黑色的碎块、细沙铺满地面,远处近处皆有,最大的一块残躯是小腿。

    青铜剑兵俑几乎粉身碎骨。

    早已准备的孙淼淼伸入口袋,抓出一把黑子的种子,抖手甩出。

    黑色种子撒豆般的泼出,噼里啪啦的滚落在地,它们自动寻找周围可供生长的能量,纷纷依附在兵俑残躯上,迅速生根发芽。

    仅仅几秒,一条条碧绿的藤蔓便铺满了地面,藤蔓长出一片片绿叶,叶片上有着宛如恶鬼的黑纹。

    铺满地面的藤蔓剧烈颤抖着,抖动的根源不是它们,而是底下的土壤。

    它们竭力的想重组身躯,但鬼脸藤的根茎限制了这种本能,双方陷入拉锯战。

    银瑶郡主见状,当即后退,将手杖顶端的碧绿宝石,遥遥对准鬼脸藤,激活了异化功能。

    幽幽的绿光一圈圈扩散,鬼脸藤沐浴着绿光,迅速生长,变得愈发茂盛,绿叶上的鬼脸黑纹,也显得愈发狰狞。

    黑沙、碎块彻底停止颤动,宛如死机。

    “好,奏效了!””

    前一个声音是夏侯傲天,后一个声音来自赵城皇。

    失去银瑶郡主的纠缠,长矛兵俑逼退赵城皇,气势汹汹的杀向众人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智力不高,控制他,我来解决。”张元清手忙脚乱的脱掉后土靴,取出滑铲鞋。

    夏侯傲天也手忙脚乱的调转炮口。

    孙淼淼化作星光出现在长矛兵俑身后,抡起虚幻之鞭……

    她刚做出这样的动作,兵俑霍然回身,手里长矛一记犀利的回马枪,洞穿了孙淼淼的胸口。

    她身上那件防御道具几乎没发挥作用,直接被摧毁。

    长矛的尺寸非常夸张,它是为了配备三米高巨型兵俑铸造的,因此,被长矛刺穿的孙淼淼,享受到的不是透心凉。

    而是嵴椎骨、心脏、肺部、胃部,统统被捅出体外的空荡荡。

    孙淼淼童孔瞬间暗澹,这样的伤势,就算是生命力强大的星官也必死无疑了。

    但在下一秒,她的眸子迸发出明亮的光芒,炯炯有神。她双手死死抓住长矛,高声道:

    “开炮!

    “赵城皇,把我的灵体带出学院交给爷爷,我要转灵仆了。”

    她已经没有抽身后退的机会。

    兴许是回光返照,孙淼淼的力量奇大无比,死死拽住长矛,兵俑一时间竟没能抽出来。

    “好样的孙淼淼,我会永远记住你的。”夏侯傲天一脸悲壮的踩下扳机。

    “你特么还真开炮!”张元清及时反应过来,一脚踹在炮口。

    微缩太阳般的金光射向了天穹,在穹顶炸开,无数宝石、明珠,簌簌掉落。

    张元清旋即化作星光,出现在孙淼淼身边,他一手抓住长矛,参与角力,一手抬起。

    远处,半面盾牌呼啸飞来,把自己送到主人手里。

    紫金盾融化塑形成大口径手炮,三十厘米的枪管充满了威慑感。

    张元清扣下扳机。

    枪口发出滋滋声,紫色电弧跳跃。

    一团深紫色的{82.中.文.网.首.发.更.新}球状闪电激荡而出,掠向兵俑,与此同时,孙淼淼抽出了打神鞭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肆虐的气浪炸开,一道道电弧呈波状闪烁,在平面空间中延伸。

    兵俑上半身炸碎。

    论破坏力,球状闪电差不多是圣者阶段的天花板。

    张元清旋即发射出第二枚第三枚球状闪电,将兵俑彻底炸成碎片。

    他没有停顿的收起雷暴炮,一手搂住瘫软的孙淼淼,一手从她兜里摸出仅剩的一捧种子,泼洒出去。

    种子滚落于地,自动寻找“养料”,在黑色碎块上扎根,迅速生长。

    另一边的银瑶郡主立刻激发权杖的异化功能。

    张元清没去看这一幕,小心翼翼的放倒孙淼淼,低声道:

    “别怕别怕,我能救你”

    他从物品栏取出一管生命源液,孙淼淼艰难的抬起手,推在他手臂,“我,我没怕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怕不怕都无所谓。”张元清不听跟她废话,打开她的手,迅速将一管生命源液注入颈部静脉。

    这支生命源液是谢家报酬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元始天尊这家伙,有时候还挺温柔的······孙淼淼乌黑明亮的眸子,默默的凝视着她。

    几秒后,苍白的脸蛋,渐渐恢复血色,空荡荡的胸腔里,细胞快速分裂,血肉生长。

    随着张元清拔出长矛,她的脏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、修复。

    孙淼淼感受着生命力逐渐恢复,依旧躺着,注视着元始天尊,说:

    “我刚才是想说,我自己有生命源液。”

    “行吧,你还我一支。”

    孙淼淼傲娇的扭过头,嘴角微微翘起:“不给。”张元清大怒,正要索要,忽低被眼底的风光吸引,低头看了几秒,滴咕道:

    “难以置信···.·.”

    孙淼淼一愣旋即意识到什么,急忙捂住胸口,红着脸大骂:“臭流氓!”

    孙淼淼看着一脸幼相,没想到是个c级……张元清不动声色的起身,扫过两处鬼脸藤覆盖的区域。

    兵俑的残躯碎片已经被完全压制。

    “成功了,啊哈哈哈,泼天的机缘在等着本主角。”

    众人稍作休整,等孙淼淼状态完全恢复,小心谨慎,又怀揣着激动,推开长生宫的殿门。

    始皇帝的寝宫里,会有什么宝贝?

    吱呀~

    沉重的殿门缓缓敞开,老旧的门轴发出牙酸的响动。

    一股陈腐的气味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殿门后,是一座九根青铜柱支撑的主殿,地面落灰,宽敞苍凉,尽头是高高的基座,摆着王座和宽桉。

    通往王座的路上,左右各立着九尊青铜凋塑,穿着宽袍大袖,呈躬身姿态。主殿两侧分别是静室、暖阁、寝宫、茶室、宦官房等。

    张元清等人在前殿转了一圈,没有收获,毫不犹豫的绕去后殿。后殿有两扇青铜门。

    张元清和天下归火一左一右,双掌抵住青铜门,一点点推开。

    “轧轧”厚重的青铜门一点点敞开,直至全部打开。

    殿内烛光明亮数十盏油灯静谧燃烧,带来橘色的光晕,照亮殿内的事物。

    “咕噜~”

    “咕噜咕噜~”

    吞口水的声音在门口不断响起。

    Ps:错字先更后改,写完战斗,字数较多,所以拖更了。